在浙江省人大杭州代表團全體會議上,省人大代表、開元旅業集團董事長陳妙林的發言,讓在座的代表都吃了一驚:現在公務員在飯店吃得少了,機關食堂吃得多了,可個別機關食堂裝修卻越來越好,比五星級酒店都要好,用2000元一個的荷蘭青瓷餐具。(1月18日《錢江晚報》)
  一方面老百姓痛恨公款吃喝,中央和地方嚴禁、嚴查大吃大喝,為什麼另一方面,躲在機關食堂吃,躲在會所里吃,奢侈浪費為何還有膽量和機會,在不斷變魔術般地弄“障眼法”?
  嘴饞當然是公款吃喝的根本衝動,但嘴饞又不是唯一的理由。對於部分公務人員和領導幹部來說,公務型飯局的意義不僅是“吃”那麼簡單,而是進化成最重要的交際方式之一了。為了公務交流要吃:上級單位招待不周,怕領導生氣;兄弟單位吃的不好,怕影響合作關係;下級單位不給吃喝,怕傷了感情。為了個人利害要吃:可以和領導拉近關係,可以和同事、朋友加深“友誼”,可以和屬下消除“距離感”。
  正因為公務飯局脫離了“吃”的低級趣味,被賦予如此豐富而重要的交際使命,所以公務人員們在饜足於美食之外,即使吃成了“三高”人群,也要“捨命陪君子”去陪吃陪喝。換言之,說起公務吃喝難禁的理由,可以說出千萬條,而最核心的理由只有一條:吃公家的飯,交自己的友,成自己的事,讓公共財政去買單,不吃白不吃。
  對於嚴禁公款吃喝,黨和政府的態度一直是鮮明而堅定的。嚴管的口子從未鬆開,公務吃喝風光依舊的現實在提醒,僅僅盯住官員的饞嘴,無論是“揮霍浪費罪”還是其他形式的“重典”,也不過是反對公款吃喝的傳統套路,在有些人花樣迭出的吃喝“創新”面前,只怕防不勝防。
  治理公款吃喝,並不因為其形式獨特,就成為反腐倡廉中一項特別的工作,不必也不能孤立地對待和處理。透過現象看本質,公款吃喝不過是公款腐敗的表現之一,只是腐敗綜合症的一種。飯桌子可以腐敗,“天價煙”可以腐敗,車輪子可以腐敗,公款旅游可以腐敗,出國考察可以腐敗,購買禮品可以腐敗……花樣繁多的腐敗形式,都是公款腐敗一條根上滋生出的枝椏。只要根不死,砍掉的枝椏,說不定還會“春風吹又生”。斬草要除根,治理這些變換花樣的腐敗,必須要斬斷公款腐敗的根本。
  從根本上治理公款消費腐敗,關鍵在於黨政部門要看好、用好公款,確保公款安全地遠離貪婪的臟手。這需要財政透明,而不是捂在少數官員的抽屜里;這需要加強財政監管,而不是公款保險箱“門戶大開”。要用好2012年10月1日起施行的《機關事務管理條例》這件反腐敗的利器,確保縣級以上政府將“三公經費”納入預算管理,並定期公佈。只要三公消費的支出情況完全公開,在紀檢和司法部門充分發揮職能的基礎上,讓公眾有渠道、有權力參與公開透明的財政監督,何止是公款吃喝風光難續,公車私用、公款出國的好日子也要到頭了。
  文/許曉明  (原標題:吃喝“七十二變”的本相是公款私用)
創作者介紹

Music Matters

tu77tutcx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